广州珠江新城“医美街”窜红的背后

颜值经济带火了医美行业,“轻医美”概念在年轻人的“颜值革命”中顺利出圈。

最近,社交网络上热传在广州CBD珠江新城有条“医美街”,方便不少白领利用午休时间前往公司附近的医美机构做光子嫩肤等轻医美入门项目。“午餐式美容”为何备受追捧?效果如何?记者实地考察发现,“一键美颜”的轻医美方式虽然接受度广、需求量大,但野蛮生长的医美机构背后却隐藏着资质不全、定价不一、器械山寨等行业乱象。

500米见8家医美店 广州医美街对标韩国“整容一条街”

周五下午刚在珠江新城一医美机构做完“超皮秒”医美项目的陈小姐告诉记者,她在咨询师的建议下购买了4次超皮秒服务,每次1600元。“我素颜的时候会有一些小斑点,虽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但我还是希望自己皮肤状态能再好点。”追求无瑕是大部分人选择医美的理由,不少白领在珠江新城上班,下班后在附近机构做完医美就可与周末无缝链接,休息两天就可让皮肤回到自然状态,继续“美美的”上班。

记者以珠江新城主要道路花城大道为起点,沿路走访医美机构情况。短短500米内,道路一侧就有至少8家医美机构,其中两家正在装修,一家尚未揭牌营业。从花城大道往黄埔大道方向继续前进,途经海安路,道路两边每隔200米就有一家医疗美容机构,其中不乏老牌的综合型医美机构。

花城大道上的医美街

为何这些医美机构多聚集于此?记者参考新氧《2020年医美行业白皮书》发现,广州医美机构分布呈现集中分布状态,主要集中在天河、海珠、越秀中心三区,其中天河的机构占比高达57%。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徐翔医生表示,广州医美行业可以说是中国医美行业的风向标。例如美博会每年都会在广州举办两届。他透露,广州各大医美机构集中在天河珠江新城周边是近5-8年的事情,在过去开一家医美诊所的办证过程困难,很多指标与配置要求较高。近几年政策才有所放宽,他称,之所以选址珠江新城,可能是参照了韩国整容一条街的样本,试图复制这一模式。

作为全球知名的“整容王国”,韩国的医美产业也聚集在首尔CBD之一的江南区,其中,狎鸥亭洞是韩国最著名的整容医院汇集地,被称为“整容一条街”,中国人是其主要消费群体。据了解,韩国2014年医美行业总产值约为634亿美元,约占全国GDP的4.6%,中国人口总数是韩国的26倍,由此推算,中国医美行业发展潜力依然巨大。

高达90%的毛利率的黄金赛道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大批医美机构撑不过疫情,纷纷出售或倒闭。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有2600家医美机构倒闭,这其中并不包括转让出售的机构数量。即便如此,为何依然有如此多医美机构涌入珠江新城呢?

根据德勤于2020年发布的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预计达1975亿元,到2023年预计将突破3000亿元,2020-2023年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仍将超过15%。

以目前资本市场上号称“医美三剑客”的爱美客为例,其作为医美市场订单量靠前的玻尿酸上游供应商,总市值已经达到941亿。据其招股书,爱美客的收入以定位不同用途的透明质酸钠(俗称玻尿酸)为主,其中爱芙莱和嗨体两款产品占据总收入超过85%。2017-2019年爱芙莱的毛利率分别为84.24%、87.09%和90.22%,嗨体分别为89.78%、90.30%和92.99%,高达90%的毛利率水平直指贵州茅台等高端白酒公司。

记者在花城大道一家医美机构咨询注射玻尿酸的价格,咨询师告知店里普遍使用爱芙莱这一产品,每次使用1ml。首次体验的用户可以享受699元的优惠价,之后再次使用将恢复原价1500元。而在爱美客的招股书中可查,爱芙莱的成本价为30元/ml。

医美市场野蛮生长背后乱象

记者走访时发现有些医美机构设在写字楼内部,仅在大厦旁边树立简易招牌,如果不加注意难以发现。前台表示机构实行私密预约制,即仅有通过熟人介绍或有合作关系的美容院推荐前来才可接受服务,并不接受自行上门的客户。记者几番沟通才顺利进入咨询室,咨询师简单检测肌肤情况后提出“可以填充苹果肌、填充泪沟”的美肤建议,当记者提出想要进行手术型医美时,咨询师坦言这里费用收取相对其他机构较贵,“其它机构双眼皮埋线可能需要三到四千元,但我们这里会收费六千左右,因为我们的医师十分专业与优秀。”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徐翔副主任医师介绍,目前市面上的私营医美机构分为两类。一类为某些大品牌综合医美机构或者以医生个人品牌开设的小门诊,价格相对比较透明,一些项目的价格甚至和公立医院相当。另一类则是属于渠道机构,“这类机构多出现在写字楼或者较为隐蔽高档场所。客人主要通过代理人、美容院老板、合伙人介绍而来。”他提到,这类医美机构的项目消费偏“看人下菜单”,有些可能外面只需要3000-5000元的项目,在这些机构就要消费上万不等。甚至还有百万隆胸,60万鼻综合这样的项目收费。

曾经在深圳尝试开医美店的曾先生透露,大部分行业利润都被市场集中度高的上游所获取。而作为中游的医美机构需要支付的渠道费、中介推广费用很高,有时甚至会亏本营业。数据统计,医美机构的支出主要用于广告宣传和品牌推广,大多数机构营销成本占总收入的50%左右。

扩张速度快,导致无证营业现象高发

记者在团购APP搜索多家机构评价,其中不乏消费者出现不良反应或效果不佳的差评投诉。

中国医美市场规模持续扩大的同时,医美市场乱象频出,主要表现为产品价格混乱、缺乏安全保证、虚假信息泛滥、无照经营等。

2021年2月2日,演员高溜发文称,自己做医美整形失败之后,出现排斥发炎等症状,并因此失去了工作,赔偿片酬40万,还要面临违约赔偿200万,同时,高溜发现这家“知名”医疗机构竟然不具备相关资质。

高溜的遭遇背后是国内医美市场近年来发展的一角,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000家,在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当中,依然有15%的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同时全国还有超过80000家生活美业店铺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

记者走访多家医美机构发现,大部分机构会在店面明显位置出示营业执照,少部分机构会公开医师详细信息。多数消费者进入医美机构首先接触到的并非专业医师,而是该机构的“咨询师”,咨询师的名头称呼各异,有“美学设计总监”,也有“私人形象助理”等。

据统计,中国有资质的医美机构从业者约在30万~50万人,其中职业医师只有2万~3万人,其他都是在做营销或者咨询服务。这些咨询师多数专业知识有限,却把守着医美服务的一道关,承担着医美行业的重要职责。很容易为后续的医美服务埋下重重危机。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教育培训中心主任田亚华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医美咨询设计师向美容消费者提供咨询服务,进行容貌的检测、分析评估以及整形美容预方案的设计,其是美容就医者和美容医生之间重要的纽带和桥梁,其职业技能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医美服务的质量。而目前针对这一群体,却没有系统的资格培训和执业考核。

医疗器械市场鱼龙混珠 山寨产品充斥市场

在韩国留学近六年的美伊告诉记者,她在韩国留学的时候每个月会进行一次激光套餐的皮肤护理,每次价格为30万韩币,折合人民币为1800元。尽管价格与国内所差无几,但美伊在回国后却发现国内医美质量堪忧。“国内有些小型美容机构所购买的美容器械比较低端或者劣质,且技师手法不够专业。”她认为“痛感很强且效果不及韩国”。美伊透露,她接触过一个医美诊所的美容师,对方称对于一些小型诊所,比起进货价6万的进口仪器,它们会偏向选择1万左右的国产机器。

以当下十分火爆的医美项目热玛吉为例,这台设备在肌肤紧致方面效果显著,逐渐成为面部年轻化领域的现象级项目。近期,有媒体报道,目前在行业上游大量山寨热玛吉流入医美市场,而下游的服务环节也质量“失守”,热玛吉等医美仪器的监管、操作人员资质认证也存在漏洞。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徐翔医生透露,热玛吉作为皮肤美容医疗器械,目前市场上有很多走私机器或山寨假冒产品销往医美机构。“一个正版的治疗头需要4000-5000的成本,但山寨的话可能三四百块钱,这里面有很大的利润空间。”如果有不法机构使用盗版的探头或者药剂,这一医美效果将大打折扣甚至出现不良反应。

他告诉记者,对待目前山寨产品盛行的情况,正品热玛吉官方也做了一定的准备。“热玛吉在中国的代理商博士伦授权了部分机构和医生,并且通过官方账号是可以查询的。”按照热玛吉官方推荐的“四维验真”方法,消费者可以到官方公众号(Thermage Beauty),按指引对专业机构、专业人士、正品设备和正品美容头四个方面进行验真。

随着行业发展,对医美市场的监管力度也在持续加大。2020年,随着全球医疗美容市场中非手术类项目的增加,消费者对于医疗美容机构的售后服务、质量和合同投诉的也随之增加,相关部门将根据行业市场发展趋势,有针对性地对医疗美容服务和药品进行监管,进一步推进医疗美容行业结构改革,改善行业内“重获客营销,轻专业医疗”的不良现象,整顿肃清的医美行业或许能迎来新的进场好时机。

奥一全媒体见习记者 林诗妍 实习生 刘婕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你可能 也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